虛假宣傳,偷稅漏稅被舉報……問題出現一堆的慕思床墊,能過去嗎?

      夢之巢床墊2022-03-31351

      月31日,慕思床墊IPO將一錘定音,否決?還是闖關?證監會發審委的七大發審委員將共審最具有爭議的IPO案。洋老頭是誰?偷稅漏稅怎么辦?黑科技太空樹脂球到底是黑科技還是割韭菜?一堆問題的慕思床墊,七大委員會批準它嗎?

      慕思床墊最經典的形象莫過于那個叼著煙斗的洋老頭,給人一種撲面而來的國際范兒,讓無數人以為買了慕思床墊,就是買到了來自歐洲的睡眠神器。如果,慕思床墊沒有沖關IPO,那么他用洋老頭的頭像繼續營造歐洲睡眠專家的形象,沒有人會覺得自己被割韭菜。當慕思床墊想IPO的時候,尤其是代言明星頻頻出現事故,那么慕思床墊的洋老頭自然成為關注的焦點。

      洋老頭還活著嗎?沒有人給出答案。美國輿論孜孜不倦,找到了多個相似版本的老頭兒,高度懷疑慕思床墊上那個洋老頭已經不在人間。面對證監會的問詢,以及輿論的追問,慕思床墊一直沒有給出一個明確的答復。IPO這一關,不是沉默就能闖過去的。任何的虛假信息,都會埋下致命的隱患,更何況慕思床墊不止一個洋老頭的問題。

      在慕思床墊提交IPO材料后,潛江小龍蝦站出來實名舉報慕思床墊偷稅漏稅。

      作為慕思床墊的經銷商,潛江小龍蝦袁浩剛三年多累計給慕思床墊打款300多萬,可是慕思床墊才給袁浩剛開了一少部分稅票。更為關鍵的是部分賬款打到了私人賬戶。

      慕思床墊為啥讓代理商匯款到不同的私人賬戶?保薦機構招商證券不能說,那錢沒進公司賬戶,那是私人恩怨。

      慕思床墊的貨出去了,錢進了私人賬戶,稅款怎么辦呢?公司和中介機構可以私人恩怨一推了之,相信稅務部門不會眼睜睜看著國家財富就如此明目張膽地被人偷走。更重要的是,如果慕思床墊大開體外循環之門,那么慕思床墊的其他財務數據就著實令人堪憂。曾經,萬福生科就是因為大量的體外循環,在造假的道路上才越走越遠。

      如果說洋老頭代言人不知生死,經銷商的舉報成為一筆糊涂賬,那么慕思床墊的黑科技太空樹脂球涉嫌虛假宣傳。

      慕思床墊說自己跟日本豐田旗下的愛信精機合作引入太空樹脂球黑科技,太空樹脂球這個概念除了中國床墊商們在鼓吹外,沒有任何的第三方證明是所謂的黑科技。更狗血的是,愛信精機早就把床墊業務賣給了日本大地公司,跟日本豐田沒關系。

      國際投行研究報告凌通社研究發現,所謂來自豐田集團成員愛信精機的尖端材質Fine Revo太空樹脂球,其實早在2020年,就被愛信精機連同商標賣給了日本大地公司。所以,2020年這東西就和豐田沒有一毛錢關系了。慕思現在到處吹噓的和豐田合作、黑科技等都是徹頭徹尾的虛假宣傳。

      慕思床墊咬定太空樹脂球是跟日本豐田合作,無非就是拉大旗作虎皮。

      另外,凌通社還表示,這個所謂太空樹脂球不過就是一種非常普通的化工聚合物,一種苯乙烯彈性體和石蠟礦物油的復合物,就是苯乙烯主要用作合成樹脂,里面再加一點石蠟礦物油。早在2005年,強生公司的嬰兒產品因為被指含有致癌的石蠟油而引起風波。而凌通社注意到,慕思的這款和人體接觸的含有石蠟產品的床墊從未出示過中國質監部門出示的安全性報告。

      最早使用這種材料生產床墊的ASLEEP在說明書中明確這只是一種“樹脂和油的混合體”。

      在慕思的IPO說明書中,慕思也只是說這是一種新型高分子結構科技材質。慕思并沒有說這其實就是一種很普通的化工材料。

      3月31日,證監會發審委對慕思床墊的IPO審核可謂是高度重視,七位發審委員涵蓋了監管、會計、投資者保護等多個領域,他們分別是深圳證監局公司監管二處處長趙江平,安永華明會計師事務所上海合伙人徐艷,上交所發行上市服務中心副總經理余東東,廈門證監局監管處處長陳永強,深交所投資者教育中心副總監沈梁軍,深交所上市推廣部副總監蘭邦華,畢馬威振華會計師事務所資本市場主管合伙人張京京。

      監管人員是A股市場可信賴的監管看門人,會計師事務所的合伙人是財務的看門人,投資者教育中心官員是投資者保護人,相信慕思床墊的諸多問題一定會給出一個久經考驗的資本市場發行審核樣本。一旦慕思床墊在未來出現信息披露、財務等諸多問題,相信各個環節都會為自己的決定買單。面對慕思床墊的IPO闖關,也許,老百姓會說,警察抓老漢兒,得公事公辦喲。


      上一篇:太原東山大學城 -東山大學城初露崢嶸

      下一篇:想睡個舒服覺?床墊還得這么選!

      相關內容

      国产无套推油女视频,国产已婚妇女精油推拿按摩,国产真人私密毛处按摩视频